道君

第一四七九章 一锅端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跃千愁 本章:第一四七九章 一锅端

    秘密展开的肃清行动针对的本就是缥缈阁的耳目,避开了这些耳目,因此难有风声传出。

    行动规模虽庞大,却都紧捂着盖子在行动,譬如紫金洞内大多数弟子都不知道本门内部生了这样的事情,修行界更是听不到什么风声……

    南州府城内,损坏的建筑正在恢复重建中,一场风波之后,上面没人追究,下面也只能是不了了之,用钱来摆平损失。对失去了亲人的人来说,钱不能抚平伤痛,可生活还要继续,拿到了重金抚恤能改善幸存者的生活总比没有的好。

    商朝宗这边尝试着与天下钱庄联系了一下,希望能拿到一些赔偿,毕竟是罗秋和元色搞出来的事。

    结果天下钱庄不承认是罗秋和元色在搞事。一番啰嗦后,商朝宗这边明白了,天下钱庄不是拿不出这点钱,而是就是不承认两位圣尊有在人间胡作非为,商朝宗只能是作罢。

    蜗居的地下密室内,管芳仪来到,见到牛有道正在与吕无双谈事,上前打扰了一下,“道爷,紫金洞长老严立日夜兼程马不停蹄赶来了,正在与留仙宗三派掌门密会,应该是在布置清除缥缈阁耳目的事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呵呵一乐,“严立,这老小子命还真大,居然活着离开了圣境,说来还是咱们这边帮了他。”

    管芳仪噗嗤一声,“人不是你弄进去的么?”

    吕无双却提醒道:“清除缥缈阁耳目之事,牵涉的人数众多,恐怕会有意外出现,可能会有漏网之鱼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不以为然,“那还重要吗?真正的关键是,这些缥缈阁安插在各方势力当中的耳目都暴露了,已经废了。这意味着什么?”起身走到了地图前,扫视天下全图,“九圣,长孙弥和牧连泽的势力被瓦解;你和元色的势力也将脱离他们,甚至可为我们所用;缥缈阁失去了那些耳目,作用也废了,无非是一群打手,剩下的五圣实力和瞎眼老虎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九圣,断去了四圣的势力,缥缈阁又废了,势力已是大大受损,之后只能靠五圣个人的威慑力。天下苦九圣久矣,人心摇摆,论势力,他们已不如我们,五圣麾下的那些势力已不足为惧。此事之后,我们要对付的仅仅是五圣个人,无需太多顾忌,局势已经彻底翻转!”

    转身回头,目光扫过两人,“他们想控制天下人对飞禽坐骑的使用,我们这次就从霍空手上弄一批出来,到处飞来飞去只要不被五圣撞上,看他们能耐我何。”

    吕无双和管芳仪看出了他的意气风之情,能看出牛有道难得这般的心情大好,似乎卸下了一个大包袱一般。

    也能理解,元色的死,他果断抓住了这个机会,局面真的是在一夕之间出现了翻天覆地的转变。

    管芳仪试着提醒了一句,“五圣安插耳目,难道只会放任缥缈阁去办,他们私下难道不会经营一些缥缈阁不知的耳目?”

    吕无双:“多虑了,九圣相互掣肘,彼此之间处心积虑,人间的事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和人力,都是交给缥缈阁去处理的,人间也不是他们争锋的地方。早年的时候,他们刚崛起的时候会这样干,毕竟都是从人间开始的,之后九圣都是往彼此之间的阵营里想尽办法安插耳目。”

    管芳仪哦了声,微微点头,明白了,忽又问:“道爷,公孙布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吕无双给了句,“他不在名单上。”

    管芳仪愕然:“不在?难道他的名字未登6在缥缈阁内部?”

    吕无双:“我让霍空在各国圈出了一些地方,包括这里,让他不要把这些地方的潜藏名单报出,让把这些地方的名单报给这边。”说着斜眼看向牛有道,“应该就是为了这个公孙布吧,圈其他地方也是为了掩饰。”

    管芳仪不解,问牛有道,“道爷,你想放他一马?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他当年带着五梁山上下投奔我,为打造茅庐山庄的情报网络立下了汗马功劳。若不是我让他负责茅庐山庄的情报中枢,他也不会被缥缈阁盯上,被盯上了,有些事情他也没有办法…给他一次机会吧,看他如何抉择。”

    管芳仪哦着点头。

    吕无双却是不禁微微摇头,虽然让霍空在各国圈了一些地方做掩饰,可霍空保不准会怀疑其用意,为了一个内奸叛徒,何必冒这个风险?之前因为救罗芳菲冒险,差点导致全军覆没,前车之鉴尚在,还不吸取教训,又来了。

    她现这位有些时候有点妇人之仁,的确不像个成就霸业的人,她现自己的判断没错,这位骨子里某些地方其实和袁罡挺像的。

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,这种人让人放心,至少接触了一段时间后,她自己也不知不觉放心了,虽然还跟袁罡卯着,但已经相信这边不会对自己人干出过河拆桥的事,开始毫无保留的为这边办事了……

    燕京,大司空府,内宅正房,厅内与夫人一番长谈后,高见成沉声问道:“你能保证吗?”

    其夫人则低声反问了一句,“我保证了,你能信吗?”

    高见成脸颊略绷,起身离开了,神情复杂地走了出来,其夫人则坐在茶几旁黯然垂。

    高见成与庭院中等候的管家范专错身而过,直接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没等到老爷其他示意,范专挥了下手,两侧出来两人,跟着他一起进了正房厅内,房门一闭……

    书房内端坐案后的高见成貌似闭目养神,内心波澜不停。

    逍遥宫有人秘密来到,说他夫人是缥缈阁的人,遵缥缈阁的意思,要进行处决。

    其实他早就从牛有道那边知道了自己夫人的身份,但一直不敢妄动,这次已经直接暴露了,他也没了顾忌。

    这个夫人虽是续弦,但毕竟夫妻多年,是有感情的,所以他想知道为什么要背叛他。

    结果夫人坦诚了,她嫁给他本就是缥缈阁的安排,她虽不能确定,但她估计高见成原来的夫人应该是被缥缈阁给谋害了,目的很明显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夫妻多年已成了亲人,高见成想放她一马。可诚如两人的对话,她的保证他能相信吗?

    的确,能信吗?何况只要她还活着,就难以摆脱那层身份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除非彻底躲藏起来,可缥缈阁那边要见死人做交代,于是他终止了谈话。

    好一阵后,范专来了,低声禀报道:“夫人‘自缢身亡’了。”

    高见成闭目不语,轻轻挥手,示意退下。

    范专悄悄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先生,各方势力中的探子渐渐没了消息回传,已经引起了阁内的关注。”

    天都峰缥缈阁,岳光明进入了霍空的屋内,低声禀报。

    站在窗前的霍空叹道:“该走了,再不走想走也走不了了!我们先走,随后联系我们的人遁离,消息到达圣地那边应该也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岳光明应声离去。

    于是,缥缈阁掌令和右使岳光明突然消失了,缥缈阁内元色一系势力的人也突然纷纷遁藏,然其中有其他势力的探子,迅将消息反馈时,阻拦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很快,大元圣地那边也得到了霍空的消息,说元色失踪了,五圣意图对大家动手,于是大元圣地也转眼人去地空。

    没了负责人,好多要职上的负责人都失踪了,缥缈阁内部顿时乱了套。

    幸好,内部还有各自势力的领头人,缥缈阁不至于全面大乱。

    派去查探各方探子为何断了消息的人,居然摸不清各方探子去了哪。

    诚如吕无双所说,毕竟涉及的人太多了,终究还是出现了漏网之鱼,有人是无意中躲过了一劫,有人是因无意或因机警现了针对自己的抓捕阴谋跑了。

    接到这些漏网之鱼的传报后,缥缈阁现了不对,顾不上了什么,直接跳了出来,立刻派人直接前往各派,追问失踪人员的下落。

    面对追问,各派自然是搬出了缥缈阁掌令霍空的法旨,缥缈阁人员知情后大惊,当即命各派停止清剿。

    然而漏网之鱼之所以能漏网,就是因行动已经展开了,等到他们逃脱报信,消息花时间传到了缥缈阁,缥缈阁再花时间派人来核实情况,然后再让各派传消息终止行动,还来得及么?

    根本来不及,早已经完事了,最多只是匆匆救下了一些被抓后还未来得及杀害的人。

    缥缈阁这反复的举动倒是闹得相关各派人心惶惶,心知肚明者装糊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都峰缥缈阁,乌常、雪婆婆、蓝道临、罗秋、督无虚,五人齐聚一堂,一个个或站或坐,或面对殿外或背对,或面无表情或阴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由明转暗,分别坐镇各国,出了这么大的事,躲不住了,纷纷露面赶来了。

    各地的耳目都被清除了,没了可靠的消息来源,还坐镇个屁,躲起来自己玩么?

    缥缈阁已经从各派拿到了清剿的潜伏名单,也获悉了行动结果。

    仅紫金洞势力范围内被清剿的耳目就达数百人,诸国大大小小的势力,加上海外的,还有世俗要点设置的人员,共计损失了将近两万人。

    名单核实下来,除了一些侥幸躲过一劫的漏网之鱼,整个缥缈阁遍布天下的耳目几乎被一锅端了。

    :有事,今天可能就一更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道君》,方便以后阅读道君第一四七九章 一锅端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道君第一四七九章 一锅端并对道君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