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君

第一四七八章 肃清行动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跃千愁 本章:第一四七八章 肃清行动

    什么情况?众人惊疑。

    宫临策已转身,双手端了密信,恭恭敬敬地呈给春信良和屠快这两位太上长老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眼,屠快性子急,一把扯了密信到手,打开了凑到春信良边上,与之一起观看信上内容。

    不看则罢,看后一个个面色凝重,又相视一眼后,春信良从屠快手中扯了信,还给了宫临策,“我们二人已退居,此事掌门与诸位长老商议决断便可,我二人遵从宗门决议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屠快闷声点头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宫临策双手接回信,又单手持信送出,等诸位长老来看。

    连两位宿老都不愿表意见了,加上极为严肃对待的小心反应,诸位长老都察觉到了问题的不一般。

    严立主动上前,接了信,后退开了,傅君让、尹以德、莫灵雪三位长老立刻围了过来,一起参详信中内容。

    不看则已,看后皆神色大变。

    信中内容就一个意思,缥缈阁要铲除长孙弥、牧连泽、吕无双安插在各派的余孽。换句话说,这些人原本都是缥缈阁的密探,但长孙弥三人已经垮台了。

    为何要铲除,想也能想到是什么意思。何况霍空在信中说了,根据可靠情报,这些余孽还在向长孙弥等麾下的残余势力提供情报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如今的六圣怎么可能容下这人。

    看后面的名字,密密麻麻的,达数百人之多。尤其是打头的那个名字,赫然就是紫金洞长老元岸。

    众人算是明白了,难怪掌门要把元岸给调离,试问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元岸知晓。

    严立抬头,难以置信道:“元长老怎么可能是缥缈阁的探子?”

    宫临策斜他一眼,有什么不可能的,连太上长老钟谷子都是缥缈阁的人,反问:“你问我们,我们问谁?是不是,回头元长老自然要给我们一个交代,也由不得他不交代。”

    众人心情沉重,元岸平常在宗门内跟大家争来争去,谁能想到他居然是奸细。

    其实心里都清楚,缥缈阁亲自来的名单,估计是假不了。

    但元岸居然是缥缈阁的探子,还是让众人后怕不已,心中一阵阵紧,甚至有冒冷汗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紫金洞宗门高层共同商议的秘密,恐怕缥缈阁已经是掌握的清清楚楚,一些不好听的话,也不知元岸有没有泄露给缥缈阁。

    莫灵雪道:“宗门内,以及宗门所辖势力范围内的门派内,缥缈阁的耳目就达数百人之多,这还只是长孙弥、牧连泽和吕无双这三家的,若加上其他圣尊的人,我们内部得被渗透到了什么地步?”

    宫临策沉声道:“莫长老,不该说的话慎言。”

    莫灵雪听懂了掌门的示意,下意识看了眼其他人,连元岸都是缥缈阁的密探,谁能保证大家当中不再有第二人,有些话的确是不该说,当即闭嘴了。

    宫临策扬了扬手中密信,“如今缥缈阁已将清剿计划和清剿名单给了下来,牵涉到这么多人,要不要执行,我一人无法做主,诸位有什么意见,可畅所欲言。”

    众人很安静,没人吭声,宫临策又问一声,“大家的意思是不执行?”

    傅君让苦笑一声,“掌门,这事能不执行吗?缥缈阁可是说的清清楚楚,玩忽者严惩不贷啊!”

    宫临策:“其他人的意见呢?”

    尹以德迟疑道:“这里面牵涉到吕无双的人,吕无双目前还在,我们动了吕无双的人,吕无双事后不会找我们麻烦吧?可若是不执行的话,缥缈阁又不会放过我们,实在是两难。”

    宫临策:“事到临头了,缥缈阁限期了,不做出决定不行。不如这样,表决,愿意执行的举手!”他说罢率先举手了。

    没人愿意卷入几圣之间的恩怨,可是现在没了办法,缥缈阁既然决定动手了,就没有了中立的选项。

    是左或右,其实也不难抉择,谁当权、谁势大就站哪边,除此之外还能怎么办?胳膊拧不过大腿。

    他一举手,严立当即跟着附议举手了,其他人也是叹息着一个个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还差两位太上长老没反应,宫临策看向二人,目露询问。

    春信良还是那句话,“我二人遵从宗门决议便是。”

    宫临策颔,回头面对众人,“那就这么定了,按照缥缈阁的计划和名单执行,为防走漏风声,先控制元长老。”

    众人心情沉重,不管以前有没有恩怨,元岸毕竟跟大家同门多年,如今因为外人一句话要对同门下杀手,可元岸又可能是奸细,大家心情很复杂。

    宫临策观察了一下众人的反应,突厉声警告道:“诸位绝不可走漏任何风声,一旦让长孙弥、牧连泽和吕无双的余孽跑了,缥缈阁的追责我们紫金洞承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离开宗门前往钱庄帮紫金洞沟通了一下财务上的事情后,元岸回来了,并不知道有什么事在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刚回到宗门,便有弟子来传话,说两位太上长老有事找他,让他去一趟后山的太上长老潜修之地。

    元岸自然是立刻赶往,面见两位太上长老时,两位宿老招他近前耳语。

    元岸不防有诈,还当是有什么密事吩咐,凑近了跟前,谁知两位宿老突然出手,措手不及的元岸当场被制住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元岸惊呼。

    屠快摁着他,也不吭声。稍后,掌门宫临策和几位长老从门外鱼贯而入,站在了元岸跟前。

    元岸挣扎了一下,无法挣脱,遂沉声道:“掌门,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宫临策面无表情道:“元师弟,我们也不想这样,如今有件事情想找你核实一下。”

    元岸一脸怒意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宫临策:“你除了紫金洞长老的身份外,可还有其他身份?”

    元岸愕然,迅环顾了一下众人盯着自己的反应,心中咯噔,但却死不承认道:“掌门,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,哪来的什么其他身份?”

    宫临策冷冷道:“譬如缥缈阁的探子。”

    元岸勃然大怒:“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宫临策:“难道缥缈阁掌令的话也是胡说八道吗?”

    元岸怒喝:“荒谬!”他才不信缥缈阁掌令会对外声张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宫临策对屠快微微点头,屠快撒手放开了元岸,也不怕他闹事,已经在他身上下了禁制,无法动用法力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吧。”宫临策挥手扔出了缥缈阁传来的密信。

    元岸抱接了,继而快摊开了查看,看清信上内容后,脸色渐渐变得难看,最终浮现颓然,渐有惨笑意味。

    刚还不信缥缈阁能泄露他的身份,谁知是被九圣之间的内斗给连累了。

    刚还认为,就算宗门知道了他的身份也不敢奈何他,还敢杀缥缈阁的人不成?谁知竟然是缥缈阁下了诛杀令!

    现在很明显的,就算他不承认,宗门也要执行缥缈阁的法旨。

    宫临策出手,一把将密信拽了回来,厉声道:“元师弟,没冤枉你吧?”

    祸从天降,元岸气势瞬间萎靡了,惨笑着喃喃自语道:“我从未想过要背叛宗门。当年与同门师兄弟竞争执事的位置时,被缥缈阁给盯上了,被他们盯上了还有得选择吗?可也是自找的,若非当时表现的太过急切,容易被利用,缥缈阁又怎会盯上我。其实我时常暗暗后悔,宁愿当年不当那个执事,可有些错一旦犯了,就没有了回头路。”

    见他承认了,无异于证明了缥缈阁所提供名单的真实性和准确性,众人或叹或默然。

    宫临策忽问:“牧连泽、长孙弥、吕无双,你是他们哪家的人?”

    元岸苦笑,“我哪知道我是他们哪家的人,我连他们长什么样都不知道,我只知自己加入了缥缈阁,也从未有人告诉过我是谁的人,不就是缥缈阁的人吗?在此之前,我压根不知道当中还分了派系,我也不知道我平常提供的消息是给了哪家的人。掌门,我是心怀悔恨的,事到如今,我没必要说谎。”

    宫临策:“是哪家的人,对我们来说也不重要,涉及到缥缈阁的事情我们也不便多问,只想确认是不是冤枉了你。”抬了抬手中密信,“信,你看了,缥缈阁要你的级做交代,宗门没得选择,不要怨我们。”

    元岸黯然垂,“知道。事情暴露了,就算不杀我,我也没脸再面对宗门上上下下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二位太上,他就留给你们处置了,也实在是不能让其他人看到,否则会打草惊蛇。”宫临策拱手请求,这也是把元岸诱来这后山清净地动手的原因。

    二位太上长老点头。

    宫临策旋即率人离去,继续与几位长老磋商,开始针对名单上的人员进行布置,先肃清宗门内部。

    没费什么事,当天就将在宗门内的所有缥缈阁耳目给一网打尽了。

    行事机密,没激起任何波澜,也实在是没什么难度。事先无任何征兆,那些缥缈阁的耳目都没有任何防备,就像拿下元岸一样,上面随便找个借口把人叫去办事,就悄悄给解决了。人不见了,还可以说是办事去了。

    缥缈阁限期了,这边不敢耽误,肃清了宗门核心区域,各位长老立刻奔赴各地的势力范围,亲自主持相关清除行动。

    而同样的行动,几乎是在天下各大门派内同时展开了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道君》,方便以后阅读道君第一四七八章 肃清行动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道君第一四七八章 肃清行动并对道君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