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君

第一四七七章 拒不受降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跃千愁 本章:第一四七七章 拒不受降

    此并非虚言,遍布天下的耳目,乃是缥缈阁几百年来逐渐构建成的网络,这不是一点点人,非一朝一夕之功能完成的,安插时为了防止暴露一个个展时可谓小心谨慎,不少耳目已成了各派的高层人物。

    这个网络一旦被摧毁了,缥缈阁想重建的话,没个几十年的工夫是很难初具规模的。

    吕无双:“这份积累有我的功劳,如今他们把我给踢出了局,还要利用我的功劳来对付我,那我自然要砸他们的饭碗。废掉就废掉了,这对你我都有好处,在这点上,你我的利益是一致的。”

    旁听的诸葛迟内心是震撼的,这是一场针对九圣的强烈反击,不,现在是五圣。

    他在赵国皇宫潜隐多年,也亲眼目睹了整个修行界面对九圣的战战兢兢,这么多年无人敢反,如今真正见到了一群敢于向九圣起冲击的人,而他也身在其中,这是多么波澜壮阔的一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茅庐别院?”太学荷塘边的邵平波骤然回头而问。

    邵三省:“是的。据说罗秋和元色的矛盾始点正是茅庐别院,之后双方势力才大打出手,殃及了周围,令南州府城内损失惨重。”

    邵平波惊疑不定,“为什么是茅庐别院?”

    看他反应,邵三省试着问道:“大公子莫非还在怀疑牛有道?”

    邵平波目光惊疑闪烁,“突然牵涉到茅庐别院,我莫名不安,实在是忍不住不往牛有道身上去想,否则罗秋和元色怎么会好好的在茅庐别院大打出手,这难道是巧合?”

    忽回头道:“立刻传讯问问贾无舌,看看他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邵三省应下。

    贾无群那边第一时间给了回复,告知了原因。

    六圣暗中坐镇各国,元色负责燕国,因元色好吃,而茅庐别院饮食又乃天下一绝,故元色一直暗藏在茅庐别院内。事原由乃元色不知何故绑架了罗秋的女儿,罗秋因此愤而出手。

    获悉是这样,邵平波那颗惊疑不定的心方渐渐释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把一系列事情进行了妥善处置的吕无双回来了,牛有道见面请坐,笑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如今的王府和茅庐别院都毁了,重建需要时日,商朝宗征用了一座大户人家的宅院,而那大户人家也乐于奉献,巴不得跟商朝宗搞好关系,可谓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茅庐别院一群人也跟着来了,牛有道也在其中,不过依然躲在地下,躲在云姬临时开辟的地道内。

    吕无双坐在了他对面,“好了,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,也与他建立好了联系渠道,可随时保持沟通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笑道:“好!只要废了缥缈阁的耳目,摆在明面上的人则不足为惧,则成了随时可以铲除的活靶子,我看五圣还怎么核查下去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管芳仪闯入了密室内,先对吕无双点了点头,之后急报道:“道爷,齐国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的确是出事了,晋国大司马高品麾下人马虽稳扎不动,可高品在背后的动作却是没停过,想尽各种办法打压。

    秦军背井离乡,面对不利局势,本就有不少人惴惴不安,此时秦国的地盘又被燕、韩瓜分了,秦军人心动荡,被高品抓到了机会。

    秦军内部有人被策反了,负责看守粮草的人马反了,一把火烧掉了秦军大部分的粮草,然后直投晋军而去。

    待到秦军反应过来,调拨了人马去追杀,已经晚了!

    这大势已去的情形下,人心思变,为图自保,什么怪事都可能生。

    一座府城的中枢大堂内,也是秦军中枢所在,站在帅位上的罗照绷着一张脸,冷冷凝视着晓月阁新任阁主卢渊。

    面对罗照的质问,卢渊反驳,“将军治军无方,用兵无策,反倒怪罪到了我们头上,这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罗照怒了,“我说了,粮草不宜假手他人,晓月阁当亲派主要人手坐镇看守,若有晓月阁大量修士看着,敌方岂能轻易得手?叛军也不敢轻易造次!”

    叛军火烧粮草没有修士的配合自然是不行,也就是说,连同反叛的还有秦国的一群修士,这些人联手杀了晓月阁的坐镇人员,而后叛军才能从容纵火而去。

    卢渊沉声道:“已经遵将军的意思派遣了要员去看守,是将军用人不妥,就不该派那支人马去负责粮草。”

    罗照气得牙都呲了出来,砰!一掌拍在桌上,怒斥,“什么要员?你以为晓月阁是什么东西?随便派几个人去就能吓唬住人不成?如今是什么局势你们不知道吗?人心动荡,不管派哪支人马去,都会成为晋军策反的目标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一群晓月阁的人的脸色都变了,一旁副将赶紧悄悄拉了一下罗照的袖子,罗照却猛挥袖甩开。

    一长老沉声道:“将军,还请慎言。我等权当将军此时乃气话,不与你计较。有些事情将军也当知道,正因为人心动荡,我晓月阁不得不派出大量人手监视大军,才导致人手见绌。”

    罗照脸都气白了,差点气得吐血,“哪个重要你们不知道吗?行军打仗,粮草乃重中之重,没了粮草,那就不是一支叛军的事了,而是全军覆没!”

    那长老做和事佬道:“将军,此时再计较这个已无任何意义,当另想良策。”

    罗照呵呵冷笑,“良策?还有什么良策?我说什么有用吗?原卫国三大派的条件,我让你们答应他们,你们不肯,导致顾远达成功叛变,瞬间令局势急转直下。粮草我让你们多调集人手去镇守,你们不听,自作主张,导致粮草被毁。若是玉苍先生还在,必听我建议,换了你们,我已束手无策,你们怎么说,我怎么做好了,无须问我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…”一旁副将又小声拉扯了一下,这种话说出来,实在是容易惹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罗照才不管这些个,有些事情如鲠在喉,实在是不吐不快。

    卢渊一张脸黑了下来,对方提及玉苍,无异于在说他无能。

    殊不知他当时也有他的难处,他成为晓月阁阁主有人不服,刚接手晓月阁就答应原卫国三大派的条件,让人怎么看?何况当时的情况看来,的确是没必要答应。

    而粮草的事,他也有难处,先是不认为粮草能轻易被焚毁,其次的确是要看紧下面,目前人心动荡的局势下,若是让下面出现叛军,他这个新任阁主脸上也的确是不好看……

    齐军那边,获悉这边的惊变后,呼延无恨也拍了桌子,怒斥罗照,竟会犯这种低级错误!

    真正进退两难的是秦军,两百多万人马,各部手上虽然还有些粮草,可却坚持不了多久,知道粮草被烧了,各部更是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于是不断有人悄悄与晋军那边联系,意图投靠。

    最终器云宗长老闯入了晋军中枢,找到了高品,哈哈大笑道:“高大人,大事定了,秦军愿降,晓月阁派人来联系我了,愿降!至于谈判条件,还要请高大人来定夺。”

    高品扔下手中军情文书,从案后站了起来,“条件?没有条件!”

    器云宗长老狐疑,“只要对方投降,条件不过分皆可答应不成?”

    高品淡淡微笑道:“长老想多了,我要他投降作甚?若早降,也就罢了,此时来降,晚了!我已传令下去,不管是整支秦军,还秦军当中的哪支人马,一概不受,拒不受降!”

    长老讶异,“这是为何?难道大人想趁势歼灭?”

    高品哈哈大笑,“先把对方逼得狗急跳墙,再跟他拼命不成?高某人不会干这种傻事。长老,现在不受降,也不动手,方为上策。现在受降,两百多万人马,得提供多少粮草去养?不是我们拿不出来,只不过…既然是齐军的盟友,不如让他们去找齐军想办法。”话中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长老一怔,旋即恍然大悟,明白了,此时拒不受降,秦军别无选择,只能是后撤,去找齐军寻求支援,可齐军的存储也好不到哪去,这是要逼秦军去消耗齐军。

    “妙!高大人果然妙计!”醒悟过来的长老连连击掌叫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紫金洞,议事大殿,严立与傅君让等长老6续抵达,来到大殿后才现,尚在宗门的两位太上长老春信良和屠快也在,来者纷纷上前对二老行礼。

    人到齐了,宫临策方出声道:“诸位可知还有谁未来?”

    众人环顾,严立道:“元岸元长老。”

    宫临策略颔,“可知他为何没来?”

    众人相视一眼,莫灵雪道:“听说好像是掌门吩咐了事情让元长老去办。”

    宫临策:“不错。确切的说,是我有意把他给支开了。”

    有意支开?众人面面相觑,又6续看向他,等他后话,知道掌门这样说必有原因。

    宫临策袖子里掏出东西,沉声道:“我这里有一封密信,乃缥缈阁掌令霍空,亲自下达的法旨,请两位宿老和诸位长老前来,乃为商议定夺此事!”

    :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道君》,方便以后阅读道君第一四七七章 拒不受降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道君第一四七七章 拒不受降并对道君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