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君

第一四七五章 趁机而为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跃千愁 本章:第一四七五章 趁机而为

    还快看了看四周。

    无心一凛,知道错了,有些话是不能随便在外面乱说的。

    鬼医这里还是没撒手,空中一只飞禽坐骑掠过,一人飘落在院内,正是莎如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师徒这是干什么?”莎如来问了声。

    鬼医这才松手,“没什么。莎先生,尊夫人已经被圣尊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莎如来立问:“毒解的如何?”

    鬼医:“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莎如来松了口气,一番波折,实在是有够惊险,终于过去了,拱手道:“黑离先生,有劳了。你们师徒自由了。我还有事,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鬼医忙喊道:“莎先生,元妃如今知情了,怕是不会放过我们师徒。还请莎先生看在我们师徒救了尊夫人的份上,给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莎如来笑了笑,“你放心,元妃已经没有机会再对任何人开口了,这次的事不会再有任何外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鬼医略惊,“你的意思是,元妃已经…”

    莎如来颔,“没错,我的意思是她已经死了,你们安全了。”说罢一个闪身而去,落在了空中盘旋的飞禽坐骑身上,乘风而去。

    他只告诉了元妃的死讯,元色已死的消息只字未提,也不可能再告诉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九圣又去其一…”翱翔在云天之间的莎如来喃喃自语了一句,之后长呼出一口气来。

    这次为给茅庐山庄解围,不惜以罗芳菲做饵,过程波折凶险,毒杀元色虽失手了,可结果是万幸的,元色还是死了。

    用这趟凶险换元色一条命,也算是值了。

    庭院中的师徒二人面面相觑,元妃的那颗眼球还在他们手上呢。

    给元色换的眼球,是师徒二人在齐京战场的一具尸体上取下的,并非是元妃的,元妃的那颗眼球至今还泡在秘制的药水中。说白了,给元妃移植的话,压根不用外出寻找,只需不得已的时候再给元妃装回去修复创伤便可,不用担心找不到合适的移植眼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中,牛有道和莎如来单独会面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棵大树下,牛有道见面便问:“罗芳菲怎样?”

    莎如来:“已经确认过了,鬼医说没事了,罗秋已经把她给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总算放心了,否则还真不知道怎么向银姬交代,松了口气道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莎如来:“此间事了,我也该返回圣境了。如今的缥缈阁掌令霍空,很快要自身难保,目前缥缈阁内部的主要职位上又都是大元圣地的人,元色一死,缥缈阁怕是要内乱一阵,针对各派的核查应该会推迟一段时间,你又获得了喘息之机。唉,总之你自己多加小心吧。”语气中有自肺腑的关心之意。

    通过这次,他对牛有道算是内心里真正放心了。知晓了事情经过后,知道这位为兑现救罗芳菲的承诺,行了不明智之举,冒了极大的风险,一帮子人差点全部栽在了元色手上,差点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这般言而有信,他还有什么是不放心的。

    牛有道:“说到霍空,正要跟你说这事,你恐怕要暂缓回去,我这里没有飞禽坐骑,行动不便,想请你帮我送两个人去天都峰那边。”

    莎如来惊疑不定,“去天都峰?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元色死了,暂时没外人知道,霍空手握缥缈阁大权,你不觉得是个重创缥缈阁的大好良机吗?”

    莎如来沉吟,目光闪烁不定。

    牛有道解释道:“一开始,我们只想着借罗秋的手除掉元色,也没想到会生这样的事,结果元色死了,却不是死在罗秋手上。我们之前谁也没想到元色居然会死了个神不知鬼不觉,罗秋不知道元色死了,外人谁也不知元色死了。一旦外界获悉元色死讯,霍空会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莎如来:“这还用说么,与之前如出一辙,剩下的五圣必然要肃清元色的势力,霍空自然要逃命躲藏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他就这样跑了,不让他利用手头上的权力做点事情,未免可惜。这样被动着抵御缥缈阁的核查也不是办法,如此大好良机被我们抓住了,当趁机给予缥缈阁重创,当趁势运作,让五圣难以再核查下去。”

    莎如来略默,“我要提醒你,六圣虽然潜伏各地坐镇,但为了应变,彼此之间肯定有联系,罗秋能直接找到元色的潜藏落脚点就是证明。元色迟迟不露面,他们迟早是要怀疑的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这个我有考虑,你放心,他们联系不上元色,不至于立马如何,会有一段空窗期,我要的就是这个时间差,不能颠覆缥缈阁也能给予重创。昨天事时情况紧急没细想,如今我已经吩咐人去把元色的尸体给挖出来,这次你帮我一起给霍空送过去。其他的你不用管,我会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好!扯上这样的事,晚一两天回去好解释,也不会有什么问题。”只是送人,莎如来没什么顾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州府城,似乎恢复了平静,一片废墟上,商朝宗屹立,商淑清和蓝若亭在旁,身后左右是南州的一群文武官员。

    眼前,整个王府几乎被夷为平地,包括茅庐别院。

    而以茅庐别院为中心的大片范围内,只零星分布着一些幸存的建筑。

    一群士兵正在废墟中翻腾搜寻,不时抬出一具具尸体,有修士的,更多是城中百姓的。

    还有不少没死的,被从废墟中救出,因伤痛而哀嚎。

    整个南州府城,一夜之间,死伤不知多少,近五分之一的区域被毁于一旦,全城百姓一整晚惊吓得够呛。

    此时更是哭哭啼啼声一片,侥幸逃生的人,扑在亲人的尸体上哭天喊地。

    全城百姓尚处在心有余悸中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幕,令手握腰间剑柄的商朝宗绷紧了腮帮子,那些修士竟然在稠密的居民区无限制厮杀打斗,简直是视百姓性命如草芥,他心中满是憋愤,却又无可奈何,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商淑清目睹眼前的惨像,亦神色黯然。

    “王爷,蒙帅有请。”一名亲卫跑来禀报。

    不知蒙山鸣找自己何事,商朝宗回头对蓝若亭道:“善后的事你来处理,需要动用驻军人马可请诸位将军酌情协助。”

    蓝若亭拱手,“是!”

    一群将领亦拱手,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王府被毁了,蒙山鸣临时落脚的地方是一座府城衙门。

    商朝宗直接被人请进了蒙山鸣的房间,入内只见不但是蒙山鸣,牛有道和管芳仪也在。

    商朝宗一怔,连忙上前拜见,“道爷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摆了摆手,示意不必多礼,叹道:“这次给王爷造成了大麻烦,说‘抱歉’不足以补过,想问问,死伤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商朝宗亦叹气,“死伤情况目前只清理出了一部分,准确数字恐怕要等清理完毕才能核实。不过这死伤怕是要过千人,还有许多人的家和商铺都给毁了,流离失所、无家可归了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朝管芳仪偏头示意了一下,管芳仪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沓金票递予。

    商朝宗愕然,“道爷,这是?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事已至此,说抱歉没用,但此事我难辞其咎。如今王爷为了经略秦国占领地,从南州输出了大量的财物,手头上也紧张,这里是一千万金币。请王爷代为给伤亡家眷抚恤补偿,受损的宅院商铺之类的重建也有劳王爷了。”

    商朝宗有些犹豫,蒙山鸣叹道:“王爷,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商朝宗接了金票,却忍不住问道:“道爷,这大晚上的大量天剑符狂轰滥炸,各国大军交战也拿不出这么多天剑符,我能不能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牛有道颔:“闹出这么大的事,我此来也正是要给王爷一个交代,昨天是罗秋和元色交手了,生冲杀的双方正是大罗圣地和大元圣地的人。我还可以告诉王爷,元色已经死了,不是死在罗秋手上,而是被我们给宰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商朝宗和蒙山鸣震惊的难以附加。

    牛有道叮嘱:“此事本不该告诉王爷,但无辜连累了这么多人,害死这么多无辜百姓,我心难安,当给王爷一个交代。不过还请王爷和蒙帅谨记,此乃绝密,出了此门烂在肚子里,不许再跟任何人提起,该做什么做什么,当做什么都不知道,否则你们也难逃一劫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外深山中,因罗秋的出手,一群大元圣地的人潜藏其中,元春焦虑等待着,却迟迟不见元色音讯,城中也派了探子,同样不见元色再出现,也不知元色去哪了。

    罗秋和元色公然在南州府城交战,且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,已无法当做秘密,很快便在修行界传开了。

    竟在人间人口密集区公然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乌常等人纷纷传讯问罗秋和元色怎么回事。收到消息的元春等人不知该如何回应,罗秋自然是说元色突袭大罗圣地抓了他女儿,他自然是要出手还以颜色救回女儿。

    乌常等人奇怪,元色好好的抓罗秋女儿干嘛?

    天都峰缥缈阁,亭台楼阁间走来的霍空推门进了自己房间,走到案前坐下时一怔,只见桌上摆了只小盒子。

    自己的房间,他能确定这不是自己的东西,左右看了看,施法对盒子做了查探,之后慢慢打开了。

    只见盒子里放着一枚戒指,他一眼便认出了是元色的东西,拿起一看,没错。

    赶紧又拿起了戒指下面压着的一张纸打开,上面写着一行字:秘至北山岩谷!

    ps:感谢“玉树林风1”的小红花鼓励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道君》,方便以后阅读道君第一四七五章 趁机而为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道君第一四七五章 趁机而为并对道君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